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而此前已经顺利毕业开始工作的学生

发布:admin06-11分类: 微博热评

  同样是骂,上次是攻其学术不端,而这次则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“利益”。因为翟天临事件,教育部门对于论文的抽检和查重要求更高了,《人民日报》的报道称,教育部公布的《教育部2019年部门预算》,提到2019年教育部拟抽检博士学位论文约6000篇,预算为800万元。而且教育部门也频频发文,要求严肃查处学术不端行为。

  未毕业的担心查重率超标,而此前已经顺利毕业开始工作的学生,还可能面临被母校抽检论文,并要求重新答辩的。再这样一种可谓“四面楚歌”的尴尬环境下,学生们的愤怒可想而知,而这一切都是拜“翟博士”所赐。当然,作为毕业生来讲,陷在论文修改的沼泽里心力憔悴可以理解,但是一窝蜂的跑到翟天临的微博下面群骂,又能解决什么问题。

  当然,可能有人会说这是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,因为低查重率在一些需要大量引用的本科论文中实施不易。比如说囿于知网等学术文献资源网站的查重规则,有不少专业词条及解释、现行法律法规、国家标准、史料、文学典故、代码、公式、实验器材等,在最终查重报告中都会被标红,即认定为“抄袭”,但这些内容都不可以擅自改编或扩写。而且无论是理工科生、文科生、医科生……许多人都在论文改稿时遇到了这样的问题:明明都是自己做实验做调研而得出的内容,但却因为必须要引用的内容或常见文书句式使查重率超标。

  但这是论文查重规则的事,而知网查重是广泛运用的,如果毕业生对此有异议或者质疑,应该向不合理的查重规则挑战,而不是一群人为了泄愤而去到微博下面“鞭尸”。群骂,不过是过过嘴瘾,与其如此,不妨各高校学生在翟天临微博下面探讨论文写作,探讨更为合理有效的论文查重规则,这样岂不是更有意义。

  而笔者搜索相关“论文查重”的话题,出现的也尽是如何才现有规则下顺利通过论文等,不曾发现对于现有论文查询系统质疑的帖子。可能有很多人对于当下论文查询产生的弊端很愤怒,但把这种规则本身产生的无力感转化为对一个“身体力行”揭开学术不端的“勇士”身上,难免显得狭隘。

  骂人容易,反观己身难。骂翟天临可能言辞犀利,语言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,可到治论文就言辞拮据,这可能是很多“不学无术”的毕业生的众生相。毕业论文可以说是一个本科毕业生四年(研究生三年)的理论研究成果,这种研究是基于实践而得来的。虽然一篇论文不能决定什么,但最起码展现了一个毕业生的基本实践能力,而这种调查研究总结归纳的本领,在工作岗位上仍然是有用的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翟天临以一己之力戳破的毕业论文“泡沫”,对于中国教育来说,是一件幸事。从严要求毕业论文,会让部分平时浑水摸鱼的学生搁浅在沙滩,这对毕业生的整体质量而言能够起到一定的过滤作用。在当下扩招引发的“宽进”,和论文造假,走过程等“宽出”的现实下,收紧毕业论文查重政策,有利于实现大学教育的“宽进严出”。

  严出是好的。大学不是收容所,进来的门槛低,出去的门槛一定要太高,如此才能为社会输出更优质的人才。作为严出的最后一道门槛,毕业论文的通过率应当收紧,而那些只会怨天有人,永远在毕业论文上打浆糊的,就让他们继续“深造”吧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